《伊斯兰在中国》怎样鉴别谁是正统派(六)

谢赫·穆罕默德·哈比卜·尔里米  著

        凡是遵行正统派的人必须要认知正统派对经文停止的分类,而且所有经典都是停止,而不是“废止”,更不是“作废”。把“停止”的经文,说成是“废止”或者 “作废”,不符合正统派的语言判断,这是正统派的一个重要认识。从根本上来说,《古兰经》是不会“废止”的,也不会“作废”的,只是停止,因为有些针对的对象已经不存在了。比如穆圣e的妻子在穆圣e归主之后打短头发,穆圣e已经封印了,以后这条《古兰经》就被停止了,而不是“作废”。

一、正统派从根源上对停止经文有四种说法

(一)以经典停止经典。即《古兰经》的一些明文把另外一部分停止了,比如穆斯林最初礼拜的朝向是耶路撒冷,真主命令:“你当把你的脸转向禁寺。”(2:149)这时穆斯林就把克尔白作为朝向,不再朝向耶路撒冷。

(二)以圣行停止圣行。如在满克解放初期社会动乱,穆圣e禁止妇女上坟,禁止妇女到清真寺礼拜,妇女要出门必须要有血亲(血统亲属)的男子陪同,后来社会秩序好了,妇女的伊玛尼光亮了,在坟山上不会再哭丧的时候,穆圣e首先让法图麦上海迪彻(法图麦的母亲)的坟墓,接着允许妇女到坟山上上坟,这时候穆圣e也就命令妇女到清真寺礼拜。所以圣训说:“当我们听到念赞词的时候,天还没有亮,我们每一个人还看不见另外一个人的脸。”

(三)以圣行停止经文。“凡是我所废除的或者使人忘记的启示,我必定以更好的或者同样的去代替它。”(2:106)很多《古兰经》译本都是这样翻译的,正统派是这样翻译的:“凡是我所停止的或者使人忘记的启示,我必以更好的或者同样的去代替它。”这样的翻译就近于正统派观点。

(四)以经典停止圣行。圣训不能够停止经文,经典也不停止圣训,只是范围对象的变化消失。即在某种情况下,时代背景或者所处条件不相同,有变化或者消失的效果。在《古兰经》中真主说:“你说,我不至于擅自修改它。”(10:15)

穆圣e说:“我去世之后你们会见到许多圣训,当有人给你们传来一段圣训时(拿它来对照经典),若符合经典时那么就接受它,若违反经典时你们就驳回它。”《حديث صحح》这一类就是我们穆圣e所规定的标准。经典的地位重于圣行的地位,即《古兰经》是根本大法,是伊斯兰教信仰的根基,所有的圣训是在《古兰经》框架下的注解、说明或补充,《古兰经》的份量要比圣训更重。真主e的圣训在《古兰经》里有明显的说明:“(他)也未曾随私欲而言,而是(传述)他的启示。”(53:3—4),即穆圣e不以私欲而说话,而是传述真主的启示,圣行中没有私欲,而且只是传达真主的启示。所以,经典停止圣训不成立,圣训也不被废除。经典是被颂念的默示或启示,而圣训是不被诵念的启示或默示,但它包含着古兰中的一些启示,所以古兰和圣训是永远成立的。

 

二、正统派必须坚持的三个观点

(一)关于律例被停止,而且颂念中也同时停止的。这一部分(真主禁止的或允许的)在所有古代的经典中各不相同。古代的伊斯兰经典中的有些律例(比如易卜拉欣的规矩、律例或者穆萨的经典里的律例)与《古兰经》里的不相同,那么凡是《古兰经》里面禁止的必须禁止,凡是《古兰经》里面允许的(哪怕对犹太教不允许、对其它教不允许),在穆斯林上都是允许的。所以凡是有律例的或颂念的同时被停止的,是过去的一些不符合《古兰经》的,是时代的东西。

(二)关于律例被停止的,但颂念中仍不停止(仍然诵念)。比如《古兰经》嘱托孝顺父母的经文,还有遗产方面的经文,都停止了古代伊斯兰教里提出来的律例,形成了遵行在《古兰经》里而不遵行古代的经典。

(三)关于颂念被停止,而律例不被停止的。比如石刑(对通奸人的刑罚),对《古兰经》和圣训里所提出来的:“老迈的男人和女人行奸时,你们断定石击他俩以作为来自真主的警戒,真主是优胜的,是明哲的。”这部分停止了颂念但是律例依然有效。穆圣e规定对结婚的通奸者处以石刑——用石头打死,对没结婚的通奸者的处罚是:“奸夫只能娶淫妇,淫妇只能嫁奸夫。”这些作为律例,而不作为颂念。正统派在这方面坚持认为,律例仍然有效。圣行是不被颂念的默示,只是停止一些律例的通用,即今后不再执行,但它的法律效力依然存在。

一种行为在一定时间和范围有益,在另一时间和范围又会无益,就像不同的时期和情况下对一种病用不同的药是没有好处的。在不同时期和范围下,伊斯兰教会判断采取更适合于伊斯兰的兴盛发展、能使伊斯兰教的律例更先进的行为。比如《古兰经》停止了阿丹时代把女儿嫁给儿子的做法(在人类很早的时期兄妹之间结婚,后来《古兰经》禁止了近亲结婚,即兄弟姐妹之间的婚姻),停止了《讨拉特》、《引知勒》所禁止的(即禁止了穆萨的门人、尔萨的门人的一些事)。否认“停止”的人,他认为“凡是真主命令的都是美好的,凡是真主禁止的都是丑恶的,若是停止就会使人糊涂,所以不能够改变任何一点,古代的经典永远要执行下去”。犹太人顽抗天经的部分证据就是从这句的基础上提出来的。正统派穆斯林顺从于真主,而且服从于穆圣e,因此按照《古兰经》的律例就停止了一些古代经典的律例。

 

三、正统派穆斯林须坚信遵从经外古兰,即《古都斯圣训》

《古都斯圣训》是特殊的圣训,圣训的开头凡是有“圣人e说:真主说”这一类的圣训,虽然出自圣人e之口,但它属于经外的古兰,仍然是真主的默示和语言。所以正统派判断:六大圣训集以及《古都斯圣训》都是重要的圣训,其中《古都斯圣训》占有重要的地位。在清醒时或是在梦中的启示或者一些训言(由于穆圣e所说的话不是出自私欲),由穆圣e传达出来也是来自真主的语言,由真主传达给穆圣e,穆圣e再传达给教生。“穆圣说:真主说”都是真主的启示、默示,而不是出自穆圣e私欲。因为真主说:“他不以私欲说话。”《古都斯圣训》的地位在《古兰经》之下圣训之上,它贵过一般的圣训,地位重于一般圣训。经过对照发现,《古都斯圣训》中的文采、修辞的风格与穆圣e一般圣训的风格、文采、修辞都非常不同。《古都斯圣训》是多施的真主、调养之主给教生的一件宝贝,也称为圣训珠玑,是藏在穆圣e的启示宝库之中的瑰宝。启示有两个途径:一是真主通过哲使传给穆圣e,这是《古兰经》类的内容;二是真主的启示直接给于穆圣e,然后穆圣e再说出来。这是正统派重要的判断和观点。

 

四、正统派把圣行分两类

(一)正道的圣行(教门道路的圣行)——属于穆圣e强调(叮咛)的圣行

这类圣行是穆圣e再三嘱托,再三强调的圣行。如传统的拜功——每天五时的拜功和传统行为,是穆圣e多次反复叮咛教生的圣行,这种圣行属于特殊的应当,强调、叮咛的圣行接近于应当,而应当接近于主命。遵行它有回赐,如果放弃可能要受到考问,甚至受到罪刑,可能会影响信仰的端正。一些圣行若遵行,就会得到真主的喜悦,不遵行就会有禁止的、憎恶的效果。所以这一类的圣行都被称为叮嘱的圣行、叮咛的圣行,接近于应当的圣行,是必须遵行的。正统派穆斯林要是轻视它或者放弃它,就定为迷路者。

应当(واجبة)属于伊斯兰教正道的一个标志。如:穆圣e命令凑众礼拜,如果当时有个哲麻提,你不参加而是单独礼拜,那么你的拜功是作废的(不成立),甚至有考问,有罪刑。宣礼、成拜词、晨礼的两拜圣行、一切主命拜前后的圣行拜、斋月后十天的坐静(اعتکاف)等都是属于强调叮咛的圣行,接近于应当。在教法判断中,若一个坊里在斋月后10天没有一个人坐静,那么这一坊的人的斋都是有嫌疑的或不受承领或作废的。正教的标志就显现在穆圣e反复强调的圣行里面,凡是轻视穆圣e反复强调叮咛的圣行之人,一旦撇失以后就可能要遭到考问,甚至罪刑,故意轻视、放弃这一类圣训的人断为迷路之人。

(二)加遵的圣行(超额圣行)

这一类圣行是可嘉(مستحب),遵行之可得到真主和穆圣e的喜爱。这是穆圣e和继承者、替位者成习惯中所坚持的行为(如:从右边开始穿衣服、进门,从左边开始脱衣服、出门,进清真寺时用右脚进去,用左脚出来,到一般穆斯林家用右脚进去,也可以用右脚出来。这些都属于加遵的圣行)。遵行它有回赐,不遵行不受拿问、不受罪刑,也不断为迷路者,如果疏忽或放弃也无拿问。所以这些不属于接近于应当(واجبة)的圣行,而只是人们为讨真主的喜爱、讨穆圣e的喜爱,学习穆圣e的性情和行持,也不是正教标志的圣行,不遵行这些讨喜爱的圣行,只断为回避的憎恶(مکروه)。

强调的圣行是先知e经常坚持偶尔放弃的行为,而从未放弃过的、从生到死都坚持的正统派把它定为接近应当(واجبة)的圣行。

穆圣e说:“坐静只在三座清真寺里:禁寺、圣寺、远寺。”在当时的情况下,穆圣e规定了只能在三座清真寺坐静,而由于穆圣e的继承者——哈里发、伊玛目、穆勒师德、谢赫等继承者努力宣教的因由,全世界都有了穆斯林,所以在遵行“穆圣e从未放弃的坐静”的这条中,在地点上有所改变——在世界的每一个清真寺坐静都定为可行(مباح)。若不方便可在私人家中坐静,只要遵行坐静的条件,也定为可行(مباح)。

这就是正统派的穆斯林应当遵行的两部分圣行。

(三)默认的圣行

1.行为的默认

穆圣e看到教生的一些行为既没否定也没阻止而是保持沉默,这些行为都认为是穆圣e的默认,也被视为圣行。

2.默认的放弃

穆圣e见到教生放弃了某种行为,既没有阻止、责备也没有否定,也未叫他们放弃,这就属于穆圣e默认放弃的一些行为。即穆圣e一生一世没有做过的一些行为他们为了小心而放弃,则在放弃的行为里,穆圣e在相同的事物里没有否定也没有阻挡,这一类的放弃称为默认的放弃,这一类放弃就是默认放弃的圣行,如坐静就是默认的圣行。

将台拉威哈定为接近于应当的圣行,是因为穆圣e曾经派了一个男子二个女子去作为伊玛目,因为一般的副功拜,穆圣e是不派伊玛目的,且副功拜一般不放在清真寺同众礼拜,而台拉威哈的拜,穆圣e放在了清真寺,并且实行同众礼拜(聚礼)。穆圣e只在25、26、27三天未参加(害怕定为教生的主命拜),因此斋月都参加台拉威哈拜,属于默认的圣行。穆圣e25、26、27三天没有去参加台拉威哈拜,一个圣门弟子就问穆圣e:“圣人e啊,为什么你三天不来参加这个拜功呢?”穆圣e说:“我害怕真主把它定为我教生的主命拜。”凭着这段圣训,正统派把台拉威哈拜定为接近于应当的圣行,是必须遵行的。